中华快讯网 > 健康快讯 >

从“游击队”到“正规军” 新一轮互联网医院热潮来了

2019-02-10 16:42 经济与社会网

□记者 徐秉楠 彭艳 实习生 周碧莹

  又一个省级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亮相。1月22日,浙江省互联网医院平台正式上线,实现“服务+监管”一体化共享。在为入驻医疗机构提供“云诊室”“云医院”空间的同时,通过数据接入,平台将对所有提供互联网诊疗服务的机构进行监管。

  从山东省在全国率先建立起省级监管平台以来,短短几个月时间里,越来越多的省份加入这一队伍。而国家级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的搭建也已在政府相关部门的考虑中。

  随着省级互联网医疗监管平台的陆续落地,互联网医院开始从“游击队”转变成“正规军”,迎来新一轮发展热潮。

  互联网医院有了正式牌照

  2018年12月6日,在山东省政务服务中心内,山东省立第三医院院长吕涌涛面带微笑地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山东省立第三医院互联网医院”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这张还带着打印机热度的证书,意味着互联网医疗新政出台后,全国首批正式获得牌照的互联网医院诞生。

  当日,山东省卫生健康委同意山东省立医院、山东省立三院和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加挂互联网医院名称,开展互联网医疗服务。

  “我们的互联网医院是在省级平台的监管下运行的,全程留痕,保障就医安全。”在山东省卫生健康委副主任马立新看来,新审批成立的互联网医院,是该省构造未来“无人”医院的雏形。“目前,我们正在制定网上医疗管理办法等一整套规章制度,让监管更加细化。未来,我们要让老百姓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到复诊、检验检查、药物配送等服务,让老百姓看病更方便,让医疗资源使用更有效。”

  根据山东省卫生健康委提供的数据,截至目前,已有13家医疗机构纳入该省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管理,其中三甲医院12家(包含1家社会办医院),二甲医院1家。“对于医院来说,有了省级平台作为监管方,并发放互联网医院牌照,相当于吃了一颗定心丸。”马立新说,原先医院对建互联网医院是有顾虑的,因为涉及是否合法合规的问题,现在得到确切的答案后,积极性普遍比较高。

  吕涌涛告诉记者,利用互联网平台服务患者,是山东省立第三医院从“二线”医院向“一线”医院看齐,完成弯道超车的重要机遇。

  放眼全国,越来越多的机构正在向这张正式牌照迈进。

  据银川市卫生计生委主任马晓飞介绍,区别于以公立医院为主体建设的互联网医院,银川市借助与第三方平台合作,自2016年以来,共有26家互联网医疗企业以备案形式获批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现正常运营。2019年1月,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健康委出台了《宁夏回族自治区互联网医院管理实施办法(试行)》,并委托银川市进行审批。目前,银川市已依据该《办法》修订了审批流程及审批细则,开展了上述26家互联网医院的重新审批工作。除上述26家以外,另有8家互联网企业递交了申办互联网医院的申请,目前正在审批中。

  政策明朗了 行动迅速了

  这些变化源于2018年国家出台的一系列关于互联网医疗的政策。

  2018年4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这份文件体现了放管结合、支撑保障”,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处长游茂说,该文件对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的发展非常有意义,表现了“放”的态度,给市场一针兴奋剂的同时又划定了底线。

  2018年7月17日,《远程医疗管理规范》《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3个试行文件出台,其中《互联网医院的管理办法》后面还附了《互联网医院的建设标准》。“建立省一级监管平台是审批互联网医院一个重要的前提。”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在专题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如果省里没有建立起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就不能审批互联网医院。此外,该监管平台要对所有通过互联网进行的在线医疗服务行为进行监管,包括医务人员资质、处方流转和信息安全等。

  政策明晰了,行动也就变得更为迅速。

  马晓飞介绍,2018年底,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健康委将银川市2018年5月上线运营的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上升为自治区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该平台运行以来,其监控范围涵盖银川范围内互联网医院诊疗服务全过程(医保、医疗、医药),数据全部存储于银川市大数据中心,并向卫生监督管理部门开放端口。卫生监督管理部门依据线上行为全程留痕的特征,通过采集、挖掘、分析等方式,实现了事前提醒、事中控制、事后追溯的全方位在线实时监管。

  “山东省卫生健康委在省全民健康信息平台框架下,依托省远程医疗服务平台,建立一体化、标准化、规范化的山东省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与互联网医院登记机关一起,对互联网医院实施共同监管。”山东省卫生健康委医政处调研员王海明介绍,监管平台的主要模块包括提交互联网医疗服务申请、互联网医疗服务相关资料审核、互联网医疗服务数据对接、互联网医疗服务质量控制、合理用药审核、不良事件上报、违法违规举报以及审批过程查询、政策法规解读、互联网医疗服务机构导引等。

  据悉,越来越多的省份开始搭建省级监管平台。2018年12月20日,在四川省成都市举办的2018全国“互联网+医疗健康”创新创业大会上,四川省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正式上线。此外,福建、河南、云南等省份也在积极行动。

  且行且思 仍有问题待解决

  国家卫生健康委规划发展与信息化司大数据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正在考虑建立国家级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

  “目前各省在做好基本功能规范的互联网监管平台的同时,也要考虑下一步和中央监管平台对接。”游茂认为,不能把互联网监管平台作为一个独立的存在,而是要跟现有的监管体系和省级平台的体系进行融合,这样才不至于形成更多的“烟囱”。

  需要思考和解决的问题远不止这一个。

  首先,与第一波热潮中,各种力量争先恐后地进入互联网医疗这片蓝海不同的是,省级监管平台上线后,大型公立医院的积极性被激发。互联网医院会不会带来新一轮的资源虹吸?

  “我们看到做得比较好的公立医院大多是医共体或者专科联盟,他们有可能会产生新的虹吸问题。”中国社科院健康业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陈秋霖说。但他表示,这种现象到底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还需要观察。

  其次,政府的监管也需要进一步细化,这对管理部门也是新的挑战。“政府要有监管指标,指标建立以后要考核。如果不考核,这个监管指标就废了。”国家远程医疗与互联网医学中心主任卢清君认为,从监管角度来看,互联网医院是线下实体医院的映射,其业务要远远小于线下,较好管理。目前,很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要建立考核指标,如果医院没有达标,还需有退出机制。在这个过程中,互联网医院业务的质量和数量应该纳入管理,医院的会诊转诊记录在监管平台上要有痕迹,方便后期支撑有关决策。此外,一些关键概念仍需要厘清,“什么是远程医疗,什么是首诊,什么是复诊,当初是经过论证的,但这些东西在整个行业内还有很多争议”。

  再次,新的政策背景下,企业参与的互联网医院还有机会吗?在马晓飞看来,以企业为主导的互联网医院其实是对公立医院或者线下实体医院医疗行为的有益补充,通过“互联网+”的形式,方便了居民的看病就医和医疗保健,两者是相辅相成、互惠互利的。“他们就像网购平台和实体商场一样,谁也不能取代谁,但可以相互促进发展。从银川市的互联网医院和互联网医疗相关企业的发展来看,‘互联网+医疗健康’目前只是起步阶段,随着政策的逐步开放和居民认可度的逐步提高,‘互联网+医疗健康’的发展会惠及每个居民家庭,对全民健康的促进是有积极意义的。”

  事实上,就在1月22日浙江省互联网医院平台上线前后,互联网公司京东宣布与江苏省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合作,建立京东互联网医院宿迁分院。腾讯也被媒体曝出在海南可能参与互联网医院建设的消息。由此看来,平台型互联网企业与公立医院的合作,以及互联网医院发展的未来,都存在诸多想象空间。

责任编辑:原始人

精品推荐 关闭广告
今日推荐 关闭广告